法学文苑
我的父亲
来源:重庆法治报 | 时间:2022-07-04 | 编辑:唐怡 | 阅读:11565

  ◎ 牟伦祥

  2022年5月27日下午5时06分,父亲仙逝,享年93岁。

  这几天,小区黄葛兰花开正茂,我却一点感受不到香气盈鼻。深夜临窗,回忆满是陈旧的忧伤,想念的痛,让我彻夜难眠,泪水总是伴着时钟的滴答声悄然落下……

  父亲是个苦命的人。父亲出生于军阀混战、民不聊生的1929年,上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兄长,下有一个妹妹,与祖母相依为命,家里一贫如洗,岩洞栖身。早些时候,祖父在川江上拉木船,挣的钱用于吃喝玩乐,完全不顾及家中妻儿老小。

  为了活命,父亲很小就靠吃野菜度日,稍大些便与伯父外出讨饭,经常偷偷溜到有钱人家的洗碗池捡拾米粒,拿回家煮着吃。在这过程中,父亲饱受有钱人的白眼和奚落,更有甚者,放出恶狗对赤手空掌的小小孩童进行驱赶。到老,父亲的手背、小腿上恶狗撕咬的疤痕仍清晰可见,特别是幼年精神上受到的惊吓和歧视,父亲铭记一辈子。

  父亲是个勤劳的人。父亲个儿不高,劳力不强,在农业生产中算不上一把好手,但栽秧割谷、挖地挑粪样样都会。为维持一家八口生计,父亲除了参加生产队劳动之外,还为集体饲养耕牛来增加工分,父亲每天天不亮上山割草后才出工,牛儿养得体肥膘壮,经常得到大队表扬。

  我15岁那年考上高中,父亲为筹集书学费,想方设法多种小麦和玉米,成熟后拿到市场上变卖。那时我家的粪桶一只大一只小,父亲挑粪不平衡,爬坡上坎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,他矮小佝偻、缓缓移步的身影至今犹在眼前晃动。我读高中那几年,家里日子最为艰难,父亲起早贪黑,忙里忙外,舍不得吃舍不得穿,攒钱让我顺利完成了学业。

  父亲是个善良的人。童年的苦难经历,让父亲生成一副菩萨心肠,对社会底层弱者心生怜悯,热心相助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外地来家乡讨饭的“叫花子”络绎不绝,父亲想到自己曾经的遭遇,毫不犹豫从家中端出半碗大米、小麦或豆类粮食给对方。若是遇上吃饭节点,他一定要盛一碗给讨饭的人。一次夜色降临,有母子三人讨饭经过房前,父亲拿出一床半旧棉絮让她们蜷缩屋檐下,结果孩子肚子拉,弄得棉絮上到处是粪便,父亲毫无怨言。

  父亲年轻时学过理发手艺,生产队社员一般选择中午放工后来理发。当父亲给最后一人理完后,总要挽留对方吃饭。对此,我们几兄妹心里有些不悦。父亲看在眼里,吃饭时他自己主动少吃一碗。事后告诉我们说:“饭食好孬是待客的,多吃一点少吃一点饿不死人。”父亲心地善良,乡邻有口皆碑。

  父亲是个正直的人。父亲本分老实,铁面无私,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担任生产队出纳员,任何人休想从他手上借走一分一厘公款。一次,队长想利用职权借公款被父亲婉言拒绝后,队长给父亲“穿小鞋”,寻机解除其职务。社员不干,深得大家信任的父亲很快又恢复原职。

  1984年5月,我考上招聘乡干部。父亲看我头发很长,说干部要像干部的样,不由分说给我理发。在理发过程中,父亲一直在说当干部心莫黑、莫贪,要为百姓说话,别对群众高傲。父亲朴实的语言,为我以后工作敲响了警钟。1995年,父亲得知我考进检察机关,又给我理发,他边理边对我讲:“听说检察院是管‘刀把子’的,不能只听一面之词,要两边听才晓得哪个对错。”我暗暗吃惊,父亲的话竟如此富有哲理,几十年来我牢记在心,人生没走弯路。

  然而,世事难料。今年1月,父亲被查出膀胱癌,我根本没料到死神降临这么快!3月岳母才病故,我还未走出悲痛的阴影,5月又突然遭遇父亲离世。虽说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,但亲眼目睹一个个亲人永别人间,怎不叫人肝肠寸断?

  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父亲的养育恩我还未报答,他却走了。望着坟前袅袅升腾的香烟,无限哀思涌上心头。这一世,父母有幸和子女相遇,是老天赐予无法剪断的缘,血浓于水的父子亲情,让我终生不能忘记,自己的根来自哪里。

  父亲,去天堂路上,您一路走好!

  (作者单位: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-2

通知公告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法学文苑
我的父亲
2022-07-04 来源:重庆法治报
编辑: 唐怡 阅读量: 11565

  ◎ 牟伦祥

  2022年5月27日下午5时06分,父亲仙逝,享年93岁。

  这几天,小区黄葛兰花开正茂,我却一点感受不到香气盈鼻。深夜临窗,回忆满是陈旧的忧伤,想念的痛,让我彻夜难眠,泪水总是伴着时钟的滴答声悄然落下……

  父亲是个苦命的人。父亲出生于军阀混战、民不聊生的1929年,上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兄长,下有一个妹妹,与祖母相依为命,家里一贫如洗,岩洞栖身。早些时候,祖父在川江上拉木船,挣的钱用于吃喝玩乐,完全不顾及家中妻儿老小。

  为了活命,父亲很小就靠吃野菜度日,稍大些便与伯父外出讨饭,经常偷偷溜到有钱人家的洗碗池捡拾米粒,拿回家煮着吃。在这过程中,父亲饱受有钱人的白眼和奚落,更有甚者,放出恶狗对赤手空掌的小小孩童进行驱赶。到老,父亲的手背、小腿上恶狗撕咬的疤痕仍清晰可见,特别是幼年精神上受到的惊吓和歧视,父亲铭记一辈子。

  父亲是个勤劳的人。父亲个儿不高,劳力不强,在农业生产中算不上一把好手,但栽秧割谷、挖地挑粪样样都会。为维持一家八口生计,父亲除了参加生产队劳动之外,还为集体饲养耕牛来增加工分,父亲每天天不亮上山割草后才出工,牛儿养得体肥膘壮,经常得到大队表扬。

  我15岁那年考上高中,父亲为筹集书学费,想方设法多种小麦和玉米,成熟后拿到市场上变卖。那时我家的粪桶一只大一只小,父亲挑粪不平衡,爬坡上坎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,他矮小佝偻、缓缓移步的身影至今犹在眼前晃动。我读高中那几年,家里日子最为艰难,父亲起早贪黑,忙里忙外,舍不得吃舍不得穿,攒钱让我顺利完成了学业。

  父亲是个善良的人。童年的苦难经历,让父亲生成一副菩萨心肠,对社会底层弱者心生怜悯,热心相助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外地来家乡讨饭的“叫花子”络绎不绝,父亲想到自己曾经的遭遇,毫不犹豫从家中端出半碗大米、小麦或豆类粮食给对方。若是遇上吃饭节点,他一定要盛一碗给讨饭的人。一次夜色降临,有母子三人讨饭经过房前,父亲拿出一床半旧棉絮让她们蜷缩屋檐下,结果孩子肚子拉,弄得棉絮上到处是粪便,父亲毫无怨言。

  父亲年轻时学过理发手艺,生产队社员一般选择中午放工后来理发。当父亲给最后一人理完后,总要挽留对方吃饭。对此,我们几兄妹心里有些不悦。父亲看在眼里,吃饭时他自己主动少吃一碗。事后告诉我们说:“饭食好孬是待客的,多吃一点少吃一点饿不死人。”父亲心地善良,乡邻有口皆碑。

  父亲是个正直的人。父亲本分老实,铁面无私,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担任生产队出纳员,任何人休想从他手上借走一分一厘公款。一次,队长想利用职权借公款被父亲婉言拒绝后,队长给父亲“穿小鞋”,寻机解除其职务。社员不干,深得大家信任的父亲很快又恢复原职。

  1984年5月,我考上招聘乡干部。父亲看我头发很长,说干部要像干部的样,不由分说给我理发。在理发过程中,父亲一直在说当干部心莫黑、莫贪,要为百姓说话,别对群众高傲。父亲朴实的语言,为我以后工作敲响了警钟。1995年,父亲得知我考进检察机关,又给我理发,他边理边对我讲:“听说检察院是管‘刀把子’的,不能只听一面之词,要两边听才晓得哪个对错。”我暗暗吃惊,父亲的话竟如此富有哲理,几十年来我牢记在心,人生没走弯路。

  然而,世事难料。今年1月,父亲被查出膀胱癌,我根本没料到死神降临这么快!3月岳母才病故,我还未走出悲痛的阴影,5月又突然遭遇父亲离世。虽说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,但亲眼目睹一个个亲人永别人间,怎不叫人肝肠寸断?

  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父亲的养育恩我还未报答,他却走了。望着坟前袅袅升腾的香烟,无限哀思涌上心头。这一世,父母有幸和子女相遇,是老天赐予无法剪断的缘,血浓于水的父子亲情,让我终生不能忘记,自己的根来自哪里。

  父亲,去天堂路上,您一路走好!

  (作者单位: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