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学文苑
毕业拉练
来源:重庆法治报 | 时间:2022-08-01 | 编辑:唐怡 | 阅读:11641

  ◎ 吴天胜

  “困难像弹簧,你弱它就强。”这是我在部队时听过的最鼓舞人心的话。从新兵到干部,直到现在,每当遇到困难,我总要拿它来鞭策自己。

  20岁刚出头那会儿,我就读于石家庄陆军学院。别的军事院校毕业要考试什么样的课目我不清楚,但是我们学院毕业有一课是终身不忘——毕业拉练。

  要完成这个课目,得提前半年适应性训练。每到周五的晚上,一声紧急集合的哨音总会将我们从梦中催醒。于是翻身起床打背包、取装备、在中队门口集合后,绕着石家庄市徒步,通常是第二天下午才回到学院。

  最后一学期开学不久,就迎来了毕业拉练。因了上学期的适应性训练,大家在体能和经验上都做好了充分准备。有同学买了垫肩,用于扛装备时用;有同学准备了舒适的鞋垫,半新的胶鞋;还有同学从家里带来了马尾,泡在装了白酒的小药瓶里,准备待脚上起了血泡时用……

  准备妥当后,教官一声令下,我们向八百里巍巍太行山进发了。

  太行山自古险峻,曹操曾有诗为证:“北上太行山,艰哉何巍巍!羊肠坂诘屈,车轮为之摧。”路途虽然艰险,但这点困难,似乎还难不倒我们。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,你追我赶,不时互换过重装备扛在肩上。不料从第三天起,陆续有人脚上开始起泡了,先是水泡,继而是血泡。我们拿出准备好的马尾,用针穿在血泡中,然后继续拉练。只是大家不再打闹,而是认真赶路和完成训练课目,且要合理地分配体力。在好不容易得到原地休息的命令后,大家赶紧放下装备,将脚抬高放在背包上,一边补充能量,一边缓解疲劳。

  拉练日复一日地进行着,同学们一项项地按要求完成拔据点、攻山头、抢滩登陆、野外生存等课目。在最后一个上午,确切地说是凌晨,教官让我们原地休整四个小时。那时已是初春,太行山仍然下起了小雪。我们顾不了那么多,按照指定的位置,赶紧扫开雪,找来杂草铺在地上,再铺上塑料布和褥子,然后和衣钻进被窝里。雪后初霁,阳光洒在棉被上特别温暖,虽有寒风刮脸,但那一觉最是香甜。

  同样是在尖厉的紧急集合哨音中被催醒,大家以最快速度整装集合完毕。教官发出了拉练中的最后一道命令:十公里武装奔袭。

  大家像离弦之箭,迅速奔向目标。同学们逢坎跳坎、遇沟跨沟,就是横亘在面前的500米宽的河流,也没能阻挡奔袭的脚步。我丝毫没有犹豫,鞋都来不及脱,直接蹚进了还带有冰碴儿的河水中。

  蹚过了河流,冰冷的河水并未给我带来痛苦,但是那一粒沙却让我差点输在终点线前。过河的时候,鞋里进了沙子,这时本应该停下倒出沙子,但同学们风驰电掣地从身边掠过,我哪敢怠慢,仍然加速奔跑。一开始不觉有啥,直到脚底越来越疼,疼到钻心。我知道脚上打起泡了,而且不小。我想换成慢跑或快步走,却听到教官大声地在给我们鼓劲:“困难像弹簧,你弱它就强。”多么熟悉的话语,仿佛又是一次战前动员。顿时,我满血复活,一股不服输的劲充盈双脚。我用脚后跟着地继续跑,目标已是遥遥可见……还有最后一公里,我咬牙坚持,钢盔下的汗水大颗地掉落……最后500米,冲刺了。我再也顾不上脚底的疼痛,迈开大步狂奔,每一步都是钻心的疼!那会儿,我在想,它只是一个泡,只会让我疼,但不会断脚,不会残废……想着、跑着、疼着、麻木着,500米就甩到了身后。

  我一屁股坐下,脱下胶鞋和袜子,脚掌上有一个水泡和一个血泡,大泡连着小泡,硬币大小的血泡已经破裂,血水浸湿了鞋垫。我从挎包里翻出马尾,分别在血泡和水泡中穿了个“十”字,引出积液。

  整队集合后,教官讲评了这次拉练。印象最深的,还是他那句——困难像弹簧,你弱它就强。

  (作者军旅12载,原服役于51047部队和66118部队,曾荣立个人三等功,现就职于重庆市梁平区公安局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-2

通知公告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法学文苑
毕业拉练
2022-08-01 来源:重庆法治报
编辑: 唐怡 阅读量: 11641

  ◎ 吴天胜

  “困难像弹簧,你弱它就强。”这是我在部队时听过的最鼓舞人心的话。从新兵到干部,直到现在,每当遇到困难,我总要拿它来鞭策自己。

  20岁刚出头那会儿,我就读于石家庄陆军学院。别的军事院校毕业要考试什么样的课目我不清楚,但是我们学院毕业有一课是终身不忘——毕业拉练。

  要完成这个课目,得提前半年适应性训练。每到周五的晚上,一声紧急集合的哨音总会将我们从梦中催醒。于是翻身起床打背包、取装备、在中队门口集合后,绕着石家庄市徒步,通常是第二天下午才回到学院。

  最后一学期开学不久,就迎来了毕业拉练。因了上学期的适应性训练,大家在体能和经验上都做好了充分准备。有同学买了垫肩,用于扛装备时用;有同学准备了舒适的鞋垫,半新的胶鞋;还有同学从家里带来了马尾,泡在装了白酒的小药瓶里,准备待脚上起了血泡时用……

  准备妥当后,教官一声令下,我们向八百里巍巍太行山进发了。

  太行山自古险峻,曹操曾有诗为证:“北上太行山,艰哉何巍巍!羊肠坂诘屈,车轮为之摧。”路途虽然艰险,但这点困难,似乎还难不倒我们。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,你追我赶,不时互换过重装备扛在肩上。不料从第三天起,陆续有人脚上开始起泡了,先是水泡,继而是血泡。我们拿出准备好的马尾,用针穿在血泡中,然后继续拉练。只是大家不再打闹,而是认真赶路和完成训练课目,且要合理地分配体力。在好不容易得到原地休息的命令后,大家赶紧放下装备,将脚抬高放在背包上,一边补充能量,一边缓解疲劳。

  拉练日复一日地进行着,同学们一项项地按要求完成拔据点、攻山头、抢滩登陆、野外生存等课目。在最后一个上午,确切地说是凌晨,教官让我们原地休整四个小时。那时已是初春,太行山仍然下起了小雪。我们顾不了那么多,按照指定的位置,赶紧扫开雪,找来杂草铺在地上,再铺上塑料布和褥子,然后和衣钻进被窝里。雪后初霁,阳光洒在棉被上特别温暖,虽有寒风刮脸,但那一觉最是香甜。

  同样是在尖厉的紧急集合哨音中被催醒,大家以最快速度整装集合完毕。教官发出了拉练中的最后一道命令:十公里武装奔袭。

  大家像离弦之箭,迅速奔向目标。同学们逢坎跳坎、遇沟跨沟,就是横亘在面前的500米宽的河流,也没能阻挡奔袭的脚步。我丝毫没有犹豫,鞋都来不及脱,直接蹚进了还带有冰碴儿的河水中。

  蹚过了河流,冰冷的河水并未给我带来痛苦,但是那一粒沙却让我差点输在终点线前。过河的时候,鞋里进了沙子,这时本应该停下倒出沙子,但同学们风驰电掣地从身边掠过,我哪敢怠慢,仍然加速奔跑。一开始不觉有啥,直到脚底越来越疼,疼到钻心。我知道脚上打起泡了,而且不小。我想换成慢跑或快步走,却听到教官大声地在给我们鼓劲:“困难像弹簧,你弱它就强。”多么熟悉的话语,仿佛又是一次战前动员。顿时,我满血复活,一股不服输的劲充盈双脚。我用脚后跟着地继续跑,目标已是遥遥可见……还有最后一公里,我咬牙坚持,钢盔下的汗水大颗地掉落……最后500米,冲刺了。我再也顾不上脚底的疼痛,迈开大步狂奔,每一步都是钻心的疼!那会儿,我在想,它只是一个泡,只会让我疼,但不会断脚,不会残废……想着、跑着、疼着、麻木着,500米就甩到了身后。

  我一屁股坐下,脱下胶鞋和袜子,脚掌上有一个水泡和一个血泡,大泡连着小泡,硬币大小的血泡已经破裂,血水浸湿了鞋垫。我从挎包里翻出马尾,分别在血泡和水泡中穿了个“十”字,引出积液。

  整队集合后,教官讲评了这次拉练。印象最深的,还是他那句——困难像弹簧,你弱它就强。

  (作者军旅12载,原服役于51047部队和66118部队,曾荣立个人三等功,现就职于重庆市梁平区公安局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