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学文苑
留住阳光森林的野性
来源:重庆法治报 | 时间:2022-09-04 | 编辑:唐怡 | 阅读:11577

  ◎ 包包大叔

  重庆四川湖南江西等地这轮旷日持久的干旱高温煎熬终于结束了。北半球不少地方不断爆料热死人的新闻,多种珍稀动物的生命岌岌可危,引发人们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再度关注和警觉。与此同时,一些避暑高地一度出现一房难求的窘迫状,水电气医疗交通等公共服务频频告急,仿佛城市的中心在交换场地。

  我的一个朋友老家在海拔1200米以上的高山上,漫山遍野崇山峻岭全是原始森林,阳光雨水充沛,空气清新通透。无论开车多长时间,下车落地的感觉那不叫凉快叫凉爽,怎一个爽字了得!

  只是每次能待的时间很短,而且大都只能跟周末相连,避暑刚上瘾儿,假期没了,意犹未尽。今年再次上山准备多待几天,却感受到高山酷暑气候变化出现了一些异常,还不慎得了一场重感冒,怎一个爽字了不得!

  记得第一次去那里避暑,朋友临时租赁的镇中心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,第五层没电梯,房价便宜,家具齐备干净卫生,墙上两幅粉色油画折射房东的品味儿。转身下楼却发现,一楼楼道口背面一堆生活垃圾,剩饭剩菜水果皮塑料袋编织袋等等杂乱无章。要是在主城,早就成了苍蝇大合唱的舞台,而这里近在咫尺,居然闻不到令人作呕的发霉恶臭味儿,在清爽的冷空气面前苍白无力,除了几只苍蝇飞来飞去,没有看到蚊子,无论夜间睡觉还是白天到街上下馆子喝茶,都没有蚊子叮咬!一份惊喜让我激动惊诧多日。主干道两边餐馆林立,食客满堂,怎么也挡不住四面八方吹过来吹过去的悠悠凉风。在推杯换盏的吆喝中,常常会被随风潜入夜的一丝丝森林松香味儿所打动。

  第二年开始就直接住进朋友家里的新房了。其实不过是一个老旧小区,两室一厅的套房很标准。宽大的阳台外,一片苍翠茂密的原始森林蝉鸣鸟叫,金色的阳光下迎风招展的树枝丫,像人工编制的一副副巨型竹席波浪起伏,风吹草低像动物在跳跃在奔跑在躲藏。阳光和森林融合得那么纯粹那么情投意合,天地之间熠熠生辉的气息,分明是氧气与二氧化碳之间充分充足快速大剂量地在吐故纳新。晚上睡在床上,窗户外一会儿月黑风高,一会儿伸手不见五指,阵阵山风吹得势如破竹排山倒海,感觉要把自己从床上掀下来。关上窗户,那风从缝隙处挤进来,发出唔唔唔啪啪啪嗖嗖嗖的怪叫声,令人毛骨悚然,仿佛一股股“妖风”要将自己吞噬。

  半夜醒来,鼻孔中有丝丝清凉的水分子存留,像清晨送来的第一滴神奇露水,像在高原地区第一次触碰到吸氧机的乳胶头,特别滋润特别舒适。就在自己有些犹豫有些胆怯想提前离开这个避暑之地的那一夜,睡得出奇地香甜,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,通宵不起夜如春眠不觉晓,醒来之后那种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让人依依不舍。白天,时而朗朗晴天艳阳高照,时而乌云密布狂风暴雨。以为回到童年时代低海拔地带秋收的季节。那雨水从屋檐倾斜而下击打在窗台的边缘上,又相互弹性碰撞生出朵朵小浪花,像一群群稚嫩的小喜鹊在门前报喜和嬉闹。那风声雨声雷声,分明就是梦寐以求的天籁之音。

  远方的彩虹说来就来,从山的背面腾空而起,红橙黄绿青蓝紫五光十色十分清晰酷炫。忽然,眼前变得梦幻一般,仿佛置身在光怪陆离的海市蜃楼中。“哇!看,小河沟。”随着我朋友的一声尖叫,彩虹的另一端正好插在窗台外的这条小河沟里。好神奇!

  清晨郊外踏青,看到田坎地角玉米棒子羞羞答答露出浅黄色的几缕胡须,高山晚收的农作物让人一下子回到了青春舞动的年龄,整个人被充裕的负氧离子簇拥着陶醉着,满血复活!

  阳光、森林、小溪带着一种天然的野性,活力无穷!我不禁对这个避暑胜地肃然起敬。

  然而,几年不见,城镇扩大了,道路改善了,景点增多了,避暑高地人山人海了……一些细微的变化突然降临:

  ——堵车严重。穿行几公里长的场镇耗时半个小时算运气好,关键找不到停车的位置。小区里不断有人拿着凳子摆在刚刚空出的车位上,却又被人将凳子移开停下自己长途开来的车。于是有人在凳子上搭上一床棉被或者假借晾晒辣椒、玉米占领车位,有的干脆端坐在公共车位上等待自家的爱车归来。由此引发纠纷,避暑的好心情开始打折扣。

  ——风变小了。“妖风”少了,风和日丽逐渐成常态,来自森林的松香味儿被各种餐馆美味佳肴所取代。靠近窗台,斜射进来的阳光有灼热感,尤其下午时分。

  ——蚊子来了。晚上入睡之后耳边嗡嗡作声,打开灯光一看,那只蚊子比城市里普通的两倍还大,全身漆黑,飞动笨拙,单手即能抓住,叮咬后的疼痛感虽不如城里的蚊子那么剧烈痒痛,但看上去令人生厌,仿佛是从茅厕里飞出来的,也有人说是避暑车里随机带上山的“变异物种”。

  ——臭味有了。无论是去场镇还是在小区,距离垃圾桶回收站几十米远,甚至更远的地方都能闻到臭味儿,跟大城市垃圾味儿没什么区别。

  ——雨雪少了。夜晚鼻孔那种湿润感不知不觉不见了。朋友说,今年已经连续两个月没下一滴雨水,近年来冬天大雪厚度薄了化雪的周期短了,山顶上的水库水位急剧下降,像灼烧后的大块伤疤。

  突然发现对面森林里有不少人带着小孩举着竹竿在森林里晃动,原来是在捕捉“蛐蛐”“知了”。茂密的丛林变得稀疏了,以前人迹罕至的地方,现在能看见人们大量活动的踪影。第一次穿越窗台外这片神秘森林王国,山顶有几只蝴蝶和蜜蜂在给野花授粉。那残留的连片的树桩灰头土脑傻傻待着,像哭干了眼泪!炙热的阳光毫不留情把强烈的紫外线投射进来,烤熟这里的一切生命体,光秃秃厚实的荒地露出了干裂的口子。绿色的森林失去了苍翠欲滴的本色,弯腰驼背艰难保持着跟阳光的平衡度。

  晚上大醉一场。第二天中午起床,莫名其妙感冒发烧,来势凶猛。还好,那里的配套设施不错,到卫生院打了三天点滴才逐步缓过来。自以为是伤寒,医生说遭遇了病毒。

  返回主城的路上,看到漫山遍野焦黄的野草,跟大山脚下扬起的尘埃如出一辙。车外44℃热浪滚滚让人眩晕。随后,巴南北碚璧山等火警接踵而至。我的心情变得不再那么美丽了。想象中,那崇山峻岭沟壑纵横的避暑胜地,本应该是一个个野生动物逐鹿的场所。她们的野性越足,丘陵河谷平原大地四季轮回就越是分明越是风调雨顺。常言道,上帝都是公平的。在高山享受清凉的时候,就应该承受狂风暴雨的击打和高强度紫外线的辐射,就应该经常看到万马奔腾风卷残云雷电交加的场景,就应该经常听到“咔嚓”“轰隆”的雷声响起!我不想这高山避暑之地变得那么风和日丽那么如春天般的温暖温柔,那可能会导致四季轮回被迫颠倒中断,那可能会引发河谷干枯平原干裂火险肆虐。

  但我依旧爱这个避暑地,因为她是我至今所知道的舒适度很高的避暑家园,是压得住类似今夏这种高强度极端天气的首选之地。据媒体报道,今年重庆的气温是196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最高的,任何事物都有一个渐进的过程,然后在某个点上爆发。毋庸置疑,就整体而言,人类活动的足迹对大自然过度强制侵扰正在缩短这个爆发点的周期!

  北极,格陵兰岛,巨大的冰川正快速融为海洋,冻土变热土,甲烷变病毒,成为更多游客“最后再看一眼的期盼”。一些科学家和商人趋之若鹜,火红的眼珠盯着冰层下蕴含的各种特殊矿物质,包括比尔盖茨也加入了预备开发的行列。不知道对未来的人类是祸是福。我也许有些杞人忧天。以我的认知难以评估未来地球会不会加速干枯,地球上的水能不能长期保持液态存在,地球会不会因为极端缺水而被太阳撕裂重蹈第二个火星的命运——我们以及未来多少代人估计都看不到最坏的那一面。可是,以后的以后呢?

  把阳光森林的野性还给她们,把冰天雪地狂风暴雨的本来面目还给她们,让森林面积足够大原生态足够好,维系山脚下广袤大地的生态平衡的能力足够强,让干旱、火灾、疫情等自然灾害远离人类,让高山避暑的功能回归本真,则人类之大幸运大幸福!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-2

通知公告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法学文苑
留住阳光森林的野性
2022-09-04 来源:重庆法治报
编辑: 唐怡 阅读量: 11577

  ◎ 包包大叔

  重庆四川湖南江西等地这轮旷日持久的干旱高温煎熬终于结束了。北半球不少地方不断爆料热死人的新闻,多种珍稀动物的生命岌岌可危,引发人们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再度关注和警觉。与此同时,一些避暑高地一度出现一房难求的窘迫状,水电气医疗交通等公共服务频频告急,仿佛城市的中心在交换场地。

  我的一个朋友老家在海拔1200米以上的高山上,漫山遍野崇山峻岭全是原始森林,阳光雨水充沛,空气清新通透。无论开车多长时间,下车落地的感觉那不叫凉快叫凉爽,怎一个爽字了得!

  只是每次能待的时间很短,而且大都只能跟周末相连,避暑刚上瘾儿,假期没了,意犹未尽。今年再次上山准备多待几天,却感受到高山酷暑气候变化出现了一些异常,还不慎得了一场重感冒,怎一个爽字了不得!

  记得第一次去那里避暑,朋友临时租赁的镇中心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,第五层没电梯,房价便宜,家具齐备干净卫生,墙上两幅粉色油画折射房东的品味儿。转身下楼却发现,一楼楼道口背面一堆生活垃圾,剩饭剩菜水果皮塑料袋编织袋等等杂乱无章。要是在主城,早就成了苍蝇大合唱的舞台,而这里近在咫尺,居然闻不到令人作呕的发霉恶臭味儿,在清爽的冷空气面前苍白无力,除了几只苍蝇飞来飞去,没有看到蚊子,无论夜间睡觉还是白天到街上下馆子喝茶,都没有蚊子叮咬!一份惊喜让我激动惊诧多日。主干道两边餐馆林立,食客满堂,怎么也挡不住四面八方吹过来吹过去的悠悠凉风。在推杯换盏的吆喝中,常常会被随风潜入夜的一丝丝森林松香味儿所打动。

  第二年开始就直接住进朋友家里的新房了。其实不过是一个老旧小区,两室一厅的套房很标准。宽大的阳台外,一片苍翠茂密的原始森林蝉鸣鸟叫,金色的阳光下迎风招展的树枝丫,像人工编制的一副副巨型竹席波浪起伏,风吹草低像动物在跳跃在奔跑在躲藏。阳光和森林融合得那么纯粹那么情投意合,天地之间熠熠生辉的气息,分明是氧气与二氧化碳之间充分充足快速大剂量地在吐故纳新。晚上睡在床上,窗户外一会儿月黑风高,一会儿伸手不见五指,阵阵山风吹得势如破竹排山倒海,感觉要把自己从床上掀下来。关上窗户,那风从缝隙处挤进来,发出唔唔唔啪啪啪嗖嗖嗖的怪叫声,令人毛骨悚然,仿佛一股股“妖风”要将自己吞噬。

  半夜醒来,鼻孔中有丝丝清凉的水分子存留,像清晨送来的第一滴神奇露水,像在高原地区第一次触碰到吸氧机的乳胶头,特别滋润特别舒适。就在自己有些犹豫有些胆怯想提前离开这个避暑之地的那一夜,睡得出奇地香甜,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,通宵不起夜如春眠不觉晓,醒来之后那种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让人依依不舍。白天,时而朗朗晴天艳阳高照,时而乌云密布狂风暴雨。以为回到童年时代低海拔地带秋收的季节。那雨水从屋檐倾斜而下击打在窗台的边缘上,又相互弹性碰撞生出朵朵小浪花,像一群群稚嫩的小喜鹊在门前报喜和嬉闹。那风声雨声雷声,分明就是梦寐以求的天籁之音。

  远方的彩虹说来就来,从山的背面腾空而起,红橙黄绿青蓝紫五光十色十分清晰酷炫。忽然,眼前变得梦幻一般,仿佛置身在光怪陆离的海市蜃楼中。“哇!看,小河沟。”随着我朋友的一声尖叫,彩虹的另一端正好插在窗台外的这条小河沟里。好神奇!

  清晨郊外踏青,看到田坎地角玉米棒子羞羞答答露出浅黄色的几缕胡须,高山晚收的农作物让人一下子回到了青春舞动的年龄,整个人被充裕的负氧离子簇拥着陶醉着,满血复活!

  阳光、森林、小溪带着一种天然的野性,活力无穷!我不禁对这个避暑胜地肃然起敬。

  然而,几年不见,城镇扩大了,道路改善了,景点增多了,避暑高地人山人海了……一些细微的变化突然降临:

  ——堵车严重。穿行几公里长的场镇耗时半个小时算运气好,关键找不到停车的位置。小区里不断有人拿着凳子摆在刚刚空出的车位上,却又被人将凳子移开停下自己长途开来的车。于是有人在凳子上搭上一床棉被或者假借晾晒辣椒、玉米占领车位,有的干脆端坐在公共车位上等待自家的爱车归来。由此引发纠纷,避暑的好心情开始打折扣。

  ——风变小了。“妖风”少了,风和日丽逐渐成常态,来自森林的松香味儿被各种餐馆美味佳肴所取代。靠近窗台,斜射进来的阳光有灼热感,尤其下午时分。

  ——蚊子来了。晚上入睡之后耳边嗡嗡作声,打开灯光一看,那只蚊子比城市里普通的两倍还大,全身漆黑,飞动笨拙,单手即能抓住,叮咬后的疼痛感虽不如城里的蚊子那么剧烈痒痛,但看上去令人生厌,仿佛是从茅厕里飞出来的,也有人说是避暑车里随机带上山的“变异物种”。

  ——臭味有了。无论是去场镇还是在小区,距离垃圾桶回收站几十米远,甚至更远的地方都能闻到臭味儿,跟大城市垃圾味儿没什么区别。

  ——雨雪少了。夜晚鼻孔那种湿润感不知不觉不见了。朋友说,今年已经连续两个月没下一滴雨水,近年来冬天大雪厚度薄了化雪的周期短了,山顶上的水库水位急剧下降,像灼烧后的大块伤疤。

  突然发现对面森林里有不少人带着小孩举着竹竿在森林里晃动,原来是在捕捉“蛐蛐”“知了”。茂密的丛林变得稀疏了,以前人迹罕至的地方,现在能看见人们大量活动的踪影。第一次穿越窗台外这片神秘森林王国,山顶有几只蝴蝶和蜜蜂在给野花授粉。那残留的连片的树桩灰头土脑傻傻待着,像哭干了眼泪!炙热的阳光毫不留情把强烈的紫外线投射进来,烤熟这里的一切生命体,光秃秃厚实的荒地露出了干裂的口子。绿色的森林失去了苍翠欲滴的本色,弯腰驼背艰难保持着跟阳光的平衡度。

  晚上大醉一场。第二天中午起床,莫名其妙感冒发烧,来势凶猛。还好,那里的配套设施不错,到卫生院打了三天点滴才逐步缓过来。自以为是伤寒,医生说遭遇了病毒。

  返回主城的路上,看到漫山遍野焦黄的野草,跟大山脚下扬起的尘埃如出一辙。车外44℃热浪滚滚让人眩晕。随后,巴南北碚璧山等火警接踵而至。我的心情变得不再那么美丽了。想象中,那崇山峻岭沟壑纵横的避暑胜地,本应该是一个个野生动物逐鹿的场所。她们的野性越足,丘陵河谷平原大地四季轮回就越是分明越是风调雨顺。常言道,上帝都是公平的。在高山享受清凉的时候,就应该承受狂风暴雨的击打和高强度紫外线的辐射,就应该经常看到万马奔腾风卷残云雷电交加的场景,就应该经常听到“咔嚓”“轰隆”的雷声响起!我不想这高山避暑之地变得那么风和日丽那么如春天般的温暖温柔,那可能会导致四季轮回被迫颠倒中断,那可能会引发河谷干枯平原干裂火险肆虐。

  但我依旧爱这个避暑地,因为她是我至今所知道的舒适度很高的避暑家园,是压得住类似今夏这种高强度极端天气的首选之地。据媒体报道,今年重庆的气温是196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最高的,任何事物都有一个渐进的过程,然后在某个点上爆发。毋庸置疑,就整体而言,人类活动的足迹对大自然过度强制侵扰正在缩短这个爆发点的周期!

  北极,格陵兰岛,巨大的冰川正快速融为海洋,冻土变热土,甲烷变病毒,成为更多游客“最后再看一眼的期盼”。一些科学家和商人趋之若鹜,火红的眼珠盯着冰层下蕴含的各种特殊矿物质,包括比尔盖茨也加入了预备开发的行列。不知道对未来的人类是祸是福。我也许有些杞人忧天。以我的认知难以评估未来地球会不会加速干枯,地球上的水能不能长期保持液态存在,地球会不会因为极端缺水而被太阳撕裂重蹈第二个火星的命运——我们以及未来多少代人估计都看不到最坏的那一面。可是,以后的以后呢?

  把阳光森林的野性还给她们,把冰天雪地狂风暴雨的本来面目还给她们,让森林面积足够大原生态足够好,维系山脚下广袤大地的生态平衡的能力足够强,让干旱、火灾、疫情等自然灾害远离人类,让高山避暑的功能回归本真,则人类之大幸运大幸福!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