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学文苑
回家
来源:重庆法治报 | 时间:2022-11-23 | 编辑:唐怡 | 阅读:9468

  ◎ 王成志

  国庆节后,秋高气爽,我在单位值班多天后,开始休假。我开车载着87岁的岳父、妻子、妻哥一行出门,准备去铜梁区安居古镇玩。途中,岳父突然说有三十多年没回老家了,特别想去看看,他说很想念老家的一切。

  岳父的老家在四川省成都市崇州街子古镇,解放初,他曾在老家当过村会计、村农会主席,因读过私塾,有一些文化。1951年,17岁的他参军去抗美援朝,半路上被组织安排到重庆江北某兵工厂当军工战士,一干就是几十年。

  老岳父银发满头、皱纹满面、目光深邃,让我动了恻隐之心。尽管老家无一亲戚朋友,可老人家经常叨念老家的事,怀念老家的橙子树、甜水井、茅草屋……我懂得,叶落归根,应该满足老人心愿。我当即决定,不去安居古镇了,载着老人回老家!

  一路风尘仆仆,当天下午两点左右,我们终于到了四川省成都市崇州街子古镇。这竟是一个古镇,楼亭、小桥、古宅,游客熙熙攘攘,看着风景、吃着小吃,十分惬意。我们没有逗留,而是直奔乡下老家。

  奔驰在乡村公路上,放眼四野,一马平川,道路两旁树木葱茏,鲜花满地,我们竟像行走在一幅美丽油画之中,徜徉在一座巨大的花园里。据路人说,老家早已不种粮食了,田土全部改成苗圃,种植培育树苗和鲜花,供给成都市市政绿化。每年,村民苗圃多、鲜花和树苗好一点的家庭能收入几十万、上百万元!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出差成都时,岳父曾匆匆路过老家,没有进村庄就离开了,三十多年没回来,变化太大,老人家已认不得回家的路了。我们一路走一路寻,直到村口,岳父也不认得自家低矮的茅草屋在哪,一个劲儿地念叨:“变了,全变了!我老家原来土墙茅屋、篱笆草帘不见了,只知道在村东头,旁边有口老井、有一个水塘。可怎么不见了呢?”

  是啊,我们眼前是一座座贴瓷砖、盖琉璃瓦、庭院深深、阔气豪华的四合院子,家家户户都是洋房,非常现代时髦,比城市居民住房更敞亮更豪华更舒适。岳父下车询问才知道,路边一个栽满果树、布满花盆的阔气豪华四合院子就是他曾住过的老家。

  听见汽车声,一个西装革履、潇洒飘逸的小伙走出来,岳父拉着他的手细细打听才知道,他叫杨雷,他去世多年的爷爷就是我岳父的邻居、儿时的亲密小伙伴。杨爷爷购买了我岳父原来住过的土墙老房,经过几十年改造升级,现在成了一座豪华别院,有十多间房间,健身房、会客房、娱乐室、书房、儿童房、主卧房等,一应俱全。走进豪华大宅,车库里三辆豪车,院子里摆放的全是鲜花、名草盆钵和高级观赏鱼缸,院内锦绣别致、香气扑鼻。我们坐在他会客室的红木大沙发上,品着金贵的大红袍茶,听他介绍他就是通过承包当地上千亩土地,种植花木、培育苗圃,然后在各个城市承包小区绿化、街道花圃等工程,一年年苦干起来的。

  茶喝舒服了,岳父也坐不住了,我们推辞了老板请客吃晚饭的盛情,依依不舍离开了。岳父说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他也回来过,那时的老家,家家土墙黑瓦、家里黢黑无光,家家吃不饱饭,对他们出来当工人的羡慕不已。一晃几十年,现在的老家,家家富裕住上了洋房别墅,好不风光哟!

  岳父感慨万千,倾慕满怀,满面红光,幸福之情无以言表。他步履蹒跚去附近商店买了几大包糖果、糕点,挨家挨户送礼,串门,认街坊老邻居……他儿时的伙伴大多都去世了,还是有几个发小和老邻居,他们一见面就认出我岳父来,几十年没见,情谊还在。老邻居们拉着他的手,亲热至极,端茶拿糖,拉家常聊过往,满屋都是温情的欢声笑语。岳父神采飞扬,话语滔滔,仿佛回到了年少时激情满怀的岁月……

  邻居们拉着岳父去看老院子里的老井、老橙子树、老院坝……一路走一路回忆儿时玩耍的情景、有趣的故事,童趣满满、无忧无虑,激动、兴奋、天真写了一脸!

  在老家逗留了两三个小时,我扶着岳父离开,我分明看到他眼里充满了泪水,我知道,那是难舍的情愫,那是怀念的愁绪,一股难离难别的滋味在他心头啊!老家,老家,就这么令他牵挂啊!难怪有诗为证: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;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

  (作者单位:渝北区公安分局交巡警支队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-2

通知公告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法学文苑
回家
2022-11-23 来源:重庆法治报
编辑: 唐怡 阅读量: 9468

  ◎ 王成志

  国庆节后,秋高气爽,我在单位值班多天后,开始休假。我开车载着87岁的岳父、妻子、妻哥一行出门,准备去铜梁区安居古镇玩。途中,岳父突然说有三十多年没回老家了,特别想去看看,他说很想念老家的一切。

  岳父的老家在四川省成都市崇州街子古镇,解放初,他曾在老家当过村会计、村农会主席,因读过私塾,有一些文化。1951年,17岁的他参军去抗美援朝,半路上被组织安排到重庆江北某兵工厂当军工战士,一干就是几十年。

  老岳父银发满头、皱纹满面、目光深邃,让我动了恻隐之心。尽管老家无一亲戚朋友,可老人家经常叨念老家的事,怀念老家的橙子树、甜水井、茅草屋……我懂得,叶落归根,应该满足老人心愿。我当即决定,不去安居古镇了,载着老人回老家!

  一路风尘仆仆,当天下午两点左右,我们终于到了四川省成都市崇州街子古镇。这竟是一个古镇,楼亭、小桥、古宅,游客熙熙攘攘,看着风景、吃着小吃,十分惬意。我们没有逗留,而是直奔乡下老家。

  奔驰在乡村公路上,放眼四野,一马平川,道路两旁树木葱茏,鲜花满地,我们竟像行走在一幅美丽油画之中,徜徉在一座巨大的花园里。据路人说,老家早已不种粮食了,田土全部改成苗圃,种植培育树苗和鲜花,供给成都市市政绿化。每年,村民苗圃多、鲜花和树苗好一点的家庭能收入几十万、上百万元!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出差成都时,岳父曾匆匆路过老家,没有进村庄就离开了,三十多年没回来,变化太大,老人家已认不得回家的路了。我们一路走一路寻,直到村口,岳父也不认得自家低矮的茅草屋在哪,一个劲儿地念叨:“变了,全变了!我老家原来土墙茅屋、篱笆草帘不见了,只知道在村东头,旁边有口老井、有一个水塘。可怎么不见了呢?”

  是啊,我们眼前是一座座贴瓷砖、盖琉璃瓦、庭院深深、阔气豪华的四合院子,家家户户都是洋房,非常现代时髦,比城市居民住房更敞亮更豪华更舒适。岳父下车询问才知道,路边一个栽满果树、布满花盆的阔气豪华四合院子就是他曾住过的老家。

  听见汽车声,一个西装革履、潇洒飘逸的小伙走出来,岳父拉着他的手细细打听才知道,他叫杨雷,他去世多年的爷爷就是我岳父的邻居、儿时的亲密小伙伴。杨爷爷购买了我岳父原来住过的土墙老房,经过几十年改造升级,现在成了一座豪华别院,有十多间房间,健身房、会客房、娱乐室、书房、儿童房、主卧房等,一应俱全。走进豪华大宅,车库里三辆豪车,院子里摆放的全是鲜花、名草盆钵和高级观赏鱼缸,院内锦绣别致、香气扑鼻。我们坐在他会客室的红木大沙发上,品着金贵的大红袍茶,听他介绍他就是通过承包当地上千亩土地,种植花木、培育苗圃,然后在各个城市承包小区绿化、街道花圃等工程,一年年苦干起来的。

  茶喝舒服了,岳父也坐不住了,我们推辞了老板请客吃晚饭的盛情,依依不舍离开了。岳父说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他也回来过,那时的老家,家家土墙黑瓦、家里黢黑无光,家家吃不饱饭,对他们出来当工人的羡慕不已。一晃几十年,现在的老家,家家富裕住上了洋房别墅,好不风光哟!

  岳父感慨万千,倾慕满怀,满面红光,幸福之情无以言表。他步履蹒跚去附近商店买了几大包糖果、糕点,挨家挨户送礼,串门,认街坊老邻居……他儿时的伙伴大多都去世了,还是有几个发小和老邻居,他们一见面就认出我岳父来,几十年没见,情谊还在。老邻居们拉着他的手,亲热至极,端茶拿糖,拉家常聊过往,满屋都是温情的欢声笑语。岳父神采飞扬,话语滔滔,仿佛回到了年少时激情满怀的岁月……

  邻居们拉着岳父去看老院子里的老井、老橙子树、老院坝……一路走一路回忆儿时玩耍的情景、有趣的故事,童趣满满、无忧无虑,激动、兴奋、天真写了一脸!

  在老家逗留了两三个小时,我扶着岳父离开,我分明看到他眼里充满了泪水,我知道,那是难舍的情愫,那是怀念的愁绪,一股难离难别的滋味在他心头啊!老家,老家,就这么令他牵挂啊!难怪有诗为证: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;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

  (作者单位:渝北区公安分局交巡警支队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