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学文苑
燕子重生
来源:重庆法治报 | 时间:2023-01-08 | 编辑:唐怡 | 阅读:11562

  ◎ 彭 勇

  2022年11月15日晚上,身为派出所民警的我,结束巡逻执勤后接到一名广东男子的电话,对方说着带粤语腔的普通话,声音还有些颤抖。我好不容易才听出,他是向公安机关求助寻亲的。

  他叫傅友才,现年55岁,家住广东省罗定市分界镇。1997年他在广州打工时,经人介绍与重庆合川籍姑娘曾燕相识恋爱共同生活,并生育一个女孩。从那时起,曾燕便未回过合川,与家人已失去联系20多年,他也不认识曾燕的家人。曾燕在广东当地没有户口,身份证也早已丢失,给务工、生活、出行带来很多麻烦。现请求民警帮助曾燕寻找合川的亲人,并为其办理户口迁移手续。

  为避免方言交流不畅造成错误,我与傅友才添加了微信好友,让他将曾燕家人的名字及住址发送过来,便于查找。可他仅提供了曾燕的母亲谢治英、二姐曾英、三哥曾艾的名字,并不清楚其家庭住址,只知道曾燕的父母原来在合川城区一家食品厂工作。

  次日早晨,我提前来到办公室,打开电脑进入公安户籍管理系统,根据傅友才提供的线索,查询到谢治英、曾英、曾艾原户籍地就在那个食品厂家属院,且属南津街派出所辖区,只是谢治英已病故多年了。后来那个食品厂拆迁,也搬往另处。但是,谢治英原同户人员中,却没有曾燕。户籍管理系统中,虽有多个“曾燕”,但这些“曾燕”与谢治英及家人似乎都不存在亲属关系。

  于是我多方联系查询,找到曾艾的电话号码,希望从他那里证实相关情况,可我几次拨打曾艾的电话都无人接听。我又找到曾英的电话,听说妹妹曾燕正在寻找她们时,曾英很是惊愕:“搞错了,搞错了!曾燕已经死去20多年了。”说完便挂断了电话。

  此刻,我也有些惊诧。回想傅友才与我通话的情景,似有很多隐情。他颤抖着嗓音,吞吞吐吐地说话,这是为何?曾燕既然是重庆合川人,为何多年不回家?曾燕在合川老家有父母姊妹,为何自己不联系,非要求助公安机关?曾燕没有身份证,为何多年未补办?

  正在思索间,我的手机铃声响了。对方说,她是曾燕的大姐曾玉萍。她从曾英那里得知死者寻亲的怪事,既十分警惕,又很好奇,便从辽宁大连给我打来电话。听我讲清缘由,一阵惊讶之后,她向我讲述了曾燕的过往。

  30年前,她们那个天真活泼、温柔漂亮的妹妹“小燕子”曾燕跟随别人去到广东打工,由于涉世不深,不幸被坏人引诱,误入歧途。父母及家人苦心劝告,也没能让她走出深渊。几年后,家里得到通知:曾燕已经死亡,速去广东处理后事。鉴于上述原因,家里人放弃了去广东为其处理善后。之后,父母由于年岁渐高,在悲愤和思念女儿中相继去世。在她们心目中,昔日的小燕子早已不在人世了。

  要搞清楚真相,必须从傅友才入手。我在户籍管理系统中再次核实傅友才的身份信息,电话中,傅友才告诉我,他曾多方打听曾燕老家的亲人无果,这次终于想到向公安机关求助,通过网上查询,得知“彭勇警官曾多次助人寻亲圆梦”,方才找到南津街派出所报警电话,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提出请求,他还说,曾燕身体很好,就在罗定市分界镇家中。听了傅友才的陈述,我还是希望与曾燕直接通话,查明究竟。

  拨通曾燕的电话,待我表明身份,曾燕已泣不成声。她非常后悔过去失足走过的弯路,深感自己辜负了父母的养育之恩,因而不敢回老家,无脸再见亲人,只想在异乡隐姓埋名默默度日。好在丈夫傅友才待她很包容关爱,女儿也很乖,才逐渐抚慰伤痛的心灵。然而,她又时常承受思念亲人的折磨,却鼓不起勇气与他们联系。她向我逐个询问家中亲人的近况,当听到父母均于20年前去世时,她更是悲痛万分,痛哭不止,悔恨自己当初没听父母的忠告,悔恨自己没能尽孝。我又借机开导她,“要正确认识过去,好好珍惜现在,振作起来,开始新的生活。你的亲人都很牵挂你、关心你,希望你早日回家。”

  我将曾燕的近照转发给曾玉萍。原本尚存疑问的曾玉萍分外惊喜,“就是她,我的妹妹‘小燕子’”!此时,我的心终于踏实了。随后,我让她俩取得联系。

  然而,为何查不到曾燕的户口信息呢?曾燕说,她的出生时间是1970年3月17日。我再次进入户籍管理系统,终于在死亡人员库中查找到曾燕的信息。这个曾燕已经“死亡”多年,经亲属申报,户口也被注销了。“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?怎么就死去了呢!”曾燕哭笑不得,又十分惊慌。

  我立即与户籍室民警周开琼联系,商讨为曾燕恢复户口的相关程序,并告诉曾燕,我们可以先出具一个身份证明邮寄给她,她本人可回来办理恢复户口和居民身份证。曾燕破涕为笑,连声称谢:“你们都是好民警,为我找到了亲人,还让我死而重生!”

  曾燕因工作不能立即回到重庆合川,但她的心却早已飞回家里,早已与亲人融合在一起。一连几天,曾燕在微信朋友圈里晒出了姐姐、哥哥及亲人的照片,享受着亲情的温暖;还转发了“合川新貌”“ 这就是合川” 等抖音视频,并留言“我的家乡真美,我多想回去看一看”。(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,文中当事人均用化名)

  (作者单位:重庆市合川区公安局南津街派出所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-2

通知公告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重庆市司法局2023年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公告
2023-06-14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重庆市司法局2023年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公告
2023-06-14
法学文苑
燕子重生
2023-01-08 来源:重庆法治报
编辑: 唐怡 阅读量: 11562

  ◎ 彭 勇

  2022年11月15日晚上,身为派出所民警的我,结束巡逻执勤后接到一名广东男子的电话,对方说着带粤语腔的普通话,声音还有些颤抖。我好不容易才听出,他是向公安机关求助寻亲的。

  他叫傅友才,现年55岁,家住广东省罗定市分界镇。1997年他在广州打工时,经人介绍与重庆合川籍姑娘曾燕相识恋爱共同生活,并生育一个女孩。从那时起,曾燕便未回过合川,与家人已失去联系20多年,他也不认识曾燕的家人。曾燕在广东当地没有户口,身份证也早已丢失,给务工、生活、出行带来很多麻烦。现请求民警帮助曾燕寻找合川的亲人,并为其办理户口迁移手续。

  为避免方言交流不畅造成错误,我与傅友才添加了微信好友,让他将曾燕家人的名字及住址发送过来,便于查找。可他仅提供了曾燕的母亲谢治英、二姐曾英、三哥曾艾的名字,并不清楚其家庭住址,只知道曾燕的父母原来在合川城区一家食品厂工作。

  次日早晨,我提前来到办公室,打开电脑进入公安户籍管理系统,根据傅友才提供的线索,查询到谢治英、曾英、曾艾原户籍地就在那个食品厂家属院,且属南津街派出所辖区,只是谢治英已病故多年了。后来那个食品厂拆迁,也搬往另处。但是,谢治英原同户人员中,却没有曾燕。户籍管理系统中,虽有多个“曾燕”,但这些“曾燕”与谢治英及家人似乎都不存在亲属关系。

  于是我多方联系查询,找到曾艾的电话号码,希望从他那里证实相关情况,可我几次拨打曾艾的电话都无人接听。我又找到曾英的电话,听说妹妹曾燕正在寻找她们时,曾英很是惊愕:“搞错了,搞错了!曾燕已经死去20多年了。”说完便挂断了电话。

  此刻,我也有些惊诧。回想傅友才与我通话的情景,似有很多隐情。他颤抖着嗓音,吞吞吐吐地说话,这是为何?曾燕既然是重庆合川人,为何多年不回家?曾燕在合川老家有父母姊妹,为何自己不联系,非要求助公安机关?曾燕没有身份证,为何多年未补办?

  正在思索间,我的手机铃声响了。对方说,她是曾燕的大姐曾玉萍。她从曾英那里得知死者寻亲的怪事,既十分警惕,又很好奇,便从辽宁大连给我打来电话。听我讲清缘由,一阵惊讶之后,她向我讲述了曾燕的过往。

  30年前,她们那个天真活泼、温柔漂亮的妹妹“小燕子”曾燕跟随别人去到广东打工,由于涉世不深,不幸被坏人引诱,误入歧途。父母及家人苦心劝告,也没能让她走出深渊。几年后,家里得到通知:曾燕已经死亡,速去广东处理后事。鉴于上述原因,家里人放弃了去广东为其处理善后。之后,父母由于年岁渐高,在悲愤和思念女儿中相继去世。在她们心目中,昔日的小燕子早已不在人世了。

  要搞清楚真相,必须从傅友才入手。我在户籍管理系统中再次核实傅友才的身份信息,电话中,傅友才告诉我,他曾多方打听曾燕老家的亲人无果,这次终于想到向公安机关求助,通过网上查询,得知“彭勇警官曾多次助人寻亲圆梦”,方才找到南津街派出所报警电话,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提出请求,他还说,曾燕身体很好,就在罗定市分界镇家中。听了傅友才的陈述,我还是希望与曾燕直接通话,查明究竟。

  拨通曾燕的电话,待我表明身份,曾燕已泣不成声。她非常后悔过去失足走过的弯路,深感自己辜负了父母的养育之恩,因而不敢回老家,无脸再见亲人,只想在异乡隐姓埋名默默度日。好在丈夫傅友才待她很包容关爱,女儿也很乖,才逐渐抚慰伤痛的心灵。然而,她又时常承受思念亲人的折磨,却鼓不起勇气与他们联系。她向我逐个询问家中亲人的近况,当听到父母均于20年前去世时,她更是悲痛万分,痛哭不止,悔恨自己当初没听父母的忠告,悔恨自己没能尽孝。我又借机开导她,“要正确认识过去,好好珍惜现在,振作起来,开始新的生活。你的亲人都很牵挂你、关心你,希望你早日回家。”

  我将曾燕的近照转发给曾玉萍。原本尚存疑问的曾玉萍分外惊喜,“就是她,我的妹妹‘小燕子’”!此时,我的心终于踏实了。随后,我让她俩取得联系。

  然而,为何查不到曾燕的户口信息呢?曾燕说,她的出生时间是1970年3月17日。我再次进入户籍管理系统,终于在死亡人员库中查找到曾燕的信息。这个曾燕已经“死亡”多年,经亲属申报,户口也被注销了。“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?怎么就死去了呢!”曾燕哭笑不得,又十分惊慌。

  我立即与户籍室民警周开琼联系,商讨为曾燕恢复户口的相关程序,并告诉曾燕,我们可以先出具一个身份证明邮寄给她,她本人可回来办理恢复户口和居民身份证。曾燕破涕为笑,连声称谢:“你们都是好民警,为我找到了亲人,还让我死而重生!”

  曾燕因工作不能立即回到重庆合川,但她的心却早已飞回家里,早已与亲人融合在一起。一连几天,曾燕在微信朋友圈里晒出了姐姐、哥哥及亲人的照片,享受着亲情的温暖;还转发了“合川新貌”“ 这就是合川” 等抖音视频,并留言“我的家乡真美,我多想回去看一看”。(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,文中当事人均用化名)

  (作者单位:重庆市合川区公安局南津街派出所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