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学文苑
一诺之重 可托来生
来源:重庆法治报 | 时间:2023-01-22 | 编辑:唐怡 | 阅读:11584

  ◎ 杨旭军

  对没事喜欢到处跑的人,现在人们有个很贴切称呼——驴友。拿现代眼光看,几百年前的徐宏祖是个超级驴友。

  说徐宏祖知道的人不多,说徐霞客不知道的人不多。驴友徐宏祖就是驴友徐霞客。

  不论什么行业,都有拜开山祖师爷的爱好。木匠的开山老祖是鲁班,鞋匠的祖师孙兵,杀猪匠祖师张飞……要说驴友要拜祖师爷的话,徐霞客可谓实至名归。

  祖师爷不是谁都能当的,那是天赋异禀加上刻苦修炼,最后必须出类拔萃。小时候的徐霞客就不是个听话的孩子,上天入地掏鸟窝抠黄鳝,什么都折腾,长大了更加叛逆,打死不去考功名,据说这是徐家的祖传,他爷爷的爷爷曾经进京赶考,受那个有名的唐伯虎连累,陷入一起作弊案,进士没考上,举人也丢了,从此发誓,徐家后代耕读传家,但绝不考劳什子功名。

  没有高考压力的徐霞客就成了专业驴友。在母亲的支持下,他二十岁便离家,草鞋布衣,芒杖斗笠,饱览游历名山大川二十余年,足迹遍及祖国各地。在驴友过程中,他详细记录各地的风土人情和绝世风景,没有照相机,只有毛笔糙纸,二百多万字,有名的《徐霞客游记》只是其中一小部分,因为没有备份,其他的丢了。

  崇祯九年(1636年),在路上度过了大半生的徐霞客,感觉到了岁月的无情和身体的疲惫,在江阴老家(今江苏省江阴市)休整了一段时间后,他再次远行。这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次远行。在我看来,这是他一生中最精彩的远行。和以往不同的是,这次他多了一个旅伴,目的地是云南的鸡足山迦叶寺。

  实际上,去鸡足山对徐霞客来说并没有多大意义,他多年前就去过了。只是这个旅伴慕名找到他,希望他能带他去一趟鸡足山礼佛,了他人生大愿。他和他素昧平生。

  去就去吧,收拾收拾,他扶着旅伴就出门了。

  旅伴叫静闻,是个和尚,虔诚的佛家弟子,曾经刺破手指,蘸着血书写过一本《法华经》,也是名人。之所以扶着走,是因为静闻年纪不小了,比徐霞客还老。徐霞客承诺,不管路途多么艰难,一定把静闻和尚带到鸡足山迦叶寺菩萨跟前,了他人生大愿。

  事实上,这是个艰巨的工作。走着走着,出事了——风餐露宿,加上遇到强盗惊吓,刚到湖南湘江,静闻和尚就两脚一蹬,圆寂了,徐霞客不得不停下来给旅伴料理后事。按说,丧事办完了,徐霞客的责任就尽到了,然后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但他作出了一个所有人不可理解的决定——继续前行,去鸡足山!

  背着静闻和尚的骨灰,徐霞客又踏上了漫漫征途。他靠野菜干粮充饥,甚至为了筹集盘缠,当掉了所有能够当掉的东西。他按照原定的路线,带着静闻,翻越广西十万大山,进入四川,越过峨眉,沿着岷江到达松潘,随后又渡金沙江、澜沧江、丽江,过西双版纳,到达鸡足山。

  这样历尽千辛万苦,只为了一个承诺!

  在鸡足山迦叶寺的佛像前,徐霞客泣不成声,他放下静闻,对他说:“我们到了,这儿是鸡足山,你生命的圣地,安息吧!”他把静闻和尚的骨灰埋在迦叶寺。但是,他知道,作为虔诚的佛门弟子的静闻,最大的心愿是去佛教圣地朝圣,然而……

  徐霞客作出了又一个重大决定——去西藏,替素昧平生的静闻老和尚了却最后的心愿。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,以他当时的年龄和身体状况,这绝对是一个近乎疯狂的举动,但他毅然决然地拖着因为常年奔波而疾病缠身的躯体,走向那遥远、神秘、荒凉的高原,跋涉半年,翻越昆仑山,又跋涉半年,进入藏区。

  利用几个月的时间,在朝拜了各大寺庙之后,踏上归途。崇祯十四年(1641年),54岁的徐霞客病逝。临死前留下遗言:“此生无憾!”

  此生无憾!这是对自己生命的交代,也是对朋友的交代。一诺之重,可托来生,做人至高境界,徐霞客真乃侠客也!

  (作者系媒体人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-2

通知公告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法学文苑
一诺之重 可托来生
2023-01-22 来源:重庆法治报
编辑: 唐怡 阅读量: 11584

  ◎ 杨旭军

  对没事喜欢到处跑的人,现在人们有个很贴切称呼——驴友。拿现代眼光看,几百年前的徐宏祖是个超级驴友。

  说徐宏祖知道的人不多,说徐霞客不知道的人不多。驴友徐宏祖就是驴友徐霞客。

  不论什么行业,都有拜开山祖师爷的爱好。木匠的开山老祖是鲁班,鞋匠的祖师孙兵,杀猪匠祖师张飞……要说驴友要拜祖师爷的话,徐霞客可谓实至名归。

  祖师爷不是谁都能当的,那是天赋异禀加上刻苦修炼,最后必须出类拔萃。小时候的徐霞客就不是个听话的孩子,上天入地掏鸟窝抠黄鳝,什么都折腾,长大了更加叛逆,打死不去考功名,据说这是徐家的祖传,他爷爷的爷爷曾经进京赶考,受那个有名的唐伯虎连累,陷入一起作弊案,进士没考上,举人也丢了,从此发誓,徐家后代耕读传家,但绝不考劳什子功名。

  没有高考压力的徐霞客就成了专业驴友。在母亲的支持下,他二十岁便离家,草鞋布衣,芒杖斗笠,饱览游历名山大川二十余年,足迹遍及祖国各地。在驴友过程中,他详细记录各地的风土人情和绝世风景,没有照相机,只有毛笔糙纸,二百多万字,有名的《徐霞客游记》只是其中一小部分,因为没有备份,其他的丢了。

  崇祯九年(1636年),在路上度过了大半生的徐霞客,感觉到了岁月的无情和身体的疲惫,在江阴老家(今江苏省江阴市)休整了一段时间后,他再次远行。这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次远行。在我看来,这是他一生中最精彩的远行。和以往不同的是,这次他多了一个旅伴,目的地是云南的鸡足山迦叶寺。

  实际上,去鸡足山对徐霞客来说并没有多大意义,他多年前就去过了。只是这个旅伴慕名找到他,希望他能带他去一趟鸡足山礼佛,了他人生大愿。他和他素昧平生。

  去就去吧,收拾收拾,他扶着旅伴就出门了。

  旅伴叫静闻,是个和尚,虔诚的佛家弟子,曾经刺破手指,蘸着血书写过一本《法华经》,也是名人。之所以扶着走,是因为静闻年纪不小了,比徐霞客还老。徐霞客承诺,不管路途多么艰难,一定把静闻和尚带到鸡足山迦叶寺菩萨跟前,了他人生大愿。

  事实上,这是个艰巨的工作。走着走着,出事了——风餐露宿,加上遇到强盗惊吓,刚到湖南湘江,静闻和尚就两脚一蹬,圆寂了,徐霞客不得不停下来给旅伴料理后事。按说,丧事办完了,徐霞客的责任就尽到了,然后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但他作出了一个所有人不可理解的决定——继续前行,去鸡足山!

  背着静闻和尚的骨灰,徐霞客又踏上了漫漫征途。他靠野菜干粮充饥,甚至为了筹集盘缠,当掉了所有能够当掉的东西。他按照原定的路线,带着静闻,翻越广西十万大山,进入四川,越过峨眉,沿着岷江到达松潘,随后又渡金沙江、澜沧江、丽江,过西双版纳,到达鸡足山。

  这样历尽千辛万苦,只为了一个承诺!

  在鸡足山迦叶寺的佛像前,徐霞客泣不成声,他放下静闻,对他说:“我们到了,这儿是鸡足山,你生命的圣地,安息吧!”他把静闻和尚的骨灰埋在迦叶寺。但是,他知道,作为虔诚的佛门弟子的静闻,最大的心愿是去佛教圣地朝圣,然而……

  徐霞客作出了又一个重大决定——去西藏,替素昧平生的静闻老和尚了却最后的心愿。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,以他当时的年龄和身体状况,这绝对是一个近乎疯狂的举动,但他毅然决然地拖着因为常年奔波而疾病缠身的躯体,走向那遥远、神秘、荒凉的高原,跋涉半年,翻越昆仑山,又跋涉半年,进入藏区。

  利用几个月的时间,在朝拜了各大寺庙之后,踏上归途。崇祯十四年(1641年),54岁的徐霞客病逝。临死前留下遗言:“此生无憾!”

  此生无憾!这是对自己生命的交代,也是对朋友的交代。一诺之重,可托来生,做人至高境界,徐霞客真乃侠客也!

  (作者系媒体人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