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学文苑
寻乡大渡口
来源:重庆法治报 | 时间:2023-02-05 | 编辑:唐怡 | 阅读:11557

  ◎ 江梓豪

  如果说游子是散落在他乡星星,春节就是归位的日期,关于归期,有君问归期未有期的怅然,后来,沿江而下的孩子回到了出发的地方,在这里把时间过得慢一点,短暂休息之后,他们出发,人们常说时光如水,游子是小船,家乡或许就是意味着把游子送出去,再翘首以盼他归来的渡口。

  那年春节我行走在长江边,春节,大渡口笼罩在一片喜庆红色里,我看到老人们额头上的皱纹,随着他们的笑容而浮现深深浅浅的痕迹。时间就是这样,没有谁能把时间凝固,时间像水一样冲刷着世间,是客观写实的雕塑家,让所有此刻的最终变成记忆。过年是在时间里寻找幸福的感觉,寻找心灵依托的港湾。

  走在步道上,路过了一节绿皮车厢。对于火车一直有一种特殊感情,父亲说,小时候带我来重庆出差,在站台候车,火车进站时我会跟着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,老成渝线串起了我们的记忆,更多的是他的,年轻的孩子对每一个地名都充满好奇,而人生开始以减法为主的父亲,会更加珍惜和孩子的这些记忆。绿皮车厢抖落着斑斑锈迹,抚摸而过,如同父亲的背脊。高考填志愿的时候,长于工科的他对我的未来有他的想法,而十分有主见的我一直偏爱文科,当我把大学录取通知书交到他手里时,我清楚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失望。

  我们的分歧不少,长大路上我是个“记仇”的孩子。我手心的伤口早已经不见,但伤口并非都是有形,我赌气让父亲在我的作文里消失了很长时间,老师找到我,问,题目是父亲,你为什么写的父亲的父亲。我答,没什么可写。老师扶着眼镜看着我,我转身离开。

  绿皮火车承载着一车人和一代人,在慢节奏的时代他是那么迅速,在提速的时代,绿皮火车在更快的比对下,逐渐淡出了视线。读大学以后,父亲来重庆待过几次,他开始很少说最近的事,而是更多沉浸在回忆里。比如翻阅家谱,我们这一系是因江而得姓,姓氏作为一个符号,是一个表象,又是一个深刻印记;在过去船很多,随着时代的变化,一些船仿佛一去不返,只剩下不多的渡口,容纳着两岸的守望。父亲说到老家的渡口,每年过年我要回老家,坐在船上就会笑得开心,他一直觉得我是一个严肃的孩子,笑得很少,所以坐船应该可以在我的记忆里活得很久。然而很遗憾,我不记得了。

  长江边还有战场陈迹,我看着尚存的墙与炮,遥想着宋蒙曾在这里长期的拉锯,滔天的战鼓里,多少战士望向家乡的方向静静躺下。父亲曾经发过一张站在江边的照片,配文字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这是一个理科男难得的文艺,他年过五十以后常有感叹,但许多感慨都很简短,也许父亲这个形象就是这样,他们往往是一家的主心骨,在传统文化的语境里,不应有过多的语言,父亲是在沉默之中带着一家人乘风破浪的舵手。

  在春节的喜庆里,我走过步行街,看到了一些长大的孩子拉着父亲的手,风雨舞台上有家风家训的演出,一些孩子小小的身体踮着脚也很难看到什么,年轻的父亲此刻格外温柔和耐心,他们把孩子抱起来,抱在怀里或是扛在肩上,过年就是这样,返乡和寻乡贯穿着一年年,乡思和乡愁,因为父亲的存在,而不再是随风飘絮,有这样一棵老树,写满了年轮,他之前的一切你并不知道,他后来的人生你完全参与,你来了,他的四季变了。

  大渡口就像一个父亲,大渡口的年里,是父与子千年不变的爱与眷恋。一只只船在身强力壮的时候向往远方的风景,他生于渡口,也要离开渡口,渡口纵有不舍也会放手,渡口一直在等。每年过年,他与船儿有约,就是等他回来,看看他,他知道他是段落,是阶段,会有告别,可他还是盼着,过年意味着船儿又多看了一年风景,意气风发说着他的见闻,他在顺风顺水时会一心眺望前方,在风浪里,他想到了渡口风平浪静,给他遮挡了多少潜在的危机。

  笑看金戈铁马,书写历史可谓大;独守膝下孩童,平淡一生亦可谓大。一个普通的父亲,或许带着他的缺点,陪伴着他的孩子,孩子长大他变老,他是活在孩子世界里的一个童话。

  那年春节,走在义渡古镇,我忽然想到,对文学无甚兴趣的父亲,曾为了哄我睡觉,给我讲过故事。我学着用最慢最软的声音,在电话里跟他说:“爸,我想家了,我不应该过年和您赌气,我想回来了。”

  (作者单位: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关工委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-2

通知公告
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终评结果公示
2024-07-16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终评结果公示
2024-07-16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法学文苑
寻乡大渡口
2023-02-05 来源:重庆法治报
编辑: 唐怡 阅读量: 11557

  ◎ 江梓豪

  如果说游子是散落在他乡星星,春节就是归位的日期,关于归期,有君问归期未有期的怅然,后来,沿江而下的孩子回到了出发的地方,在这里把时间过得慢一点,短暂休息之后,他们出发,人们常说时光如水,游子是小船,家乡或许就是意味着把游子送出去,再翘首以盼他归来的渡口。

  那年春节我行走在长江边,春节,大渡口笼罩在一片喜庆红色里,我看到老人们额头上的皱纹,随着他们的笑容而浮现深深浅浅的痕迹。时间就是这样,没有谁能把时间凝固,时间像水一样冲刷着世间,是客观写实的雕塑家,让所有此刻的最终变成记忆。过年是在时间里寻找幸福的感觉,寻找心灵依托的港湾。

  走在步道上,路过了一节绿皮车厢。对于火车一直有一种特殊感情,父亲说,小时候带我来重庆出差,在站台候车,火车进站时我会跟着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,老成渝线串起了我们的记忆,更多的是他的,年轻的孩子对每一个地名都充满好奇,而人生开始以减法为主的父亲,会更加珍惜和孩子的这些记忆。绿皮车厢抖落着斑斑锈迹,抚摸而过,如同父亲的背脊。高考填志愿的时候,长于工科的他对我的未来有他的想法,而十分有主见的我一直偏爱文科,当我把大学录取通知书交到他手里时,我清楚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失望。

  我们的分歧不少,长大路上我是个“记仇”的孩子。我手心的伤口早已经不见,但伤口并非都是有形,我赌气让父亲在我的作文里消失了很长时间,老师找到我,问,题目是父亲,你为什么写的父亲的父亲。我答,没什么可写。老师扶着眼镜看着我,我转身离开。

  绿皮火车承载着一车人和一代人,在慢节奏的时代他是那么迅速,在提速的时代,绿皮火车在更快的比对下,逐渐淡出了视线。读大学以后,父亲来重庆待过几次,他开始很少说最近的事,而是更多沉浸在回忆里。比如翻阅家谱,我们这一系是因江而得姓,姓氏作为一个符号,是一个表象,又是一个深刻印记;在过去船很多,随着时代的变化,一些船仿佛一去不返,只剩下不多的渡口,容纳着两岸的守望。父亲说到老家的渡口,每年过年我要回老家,坐在船上就会笑得开心,他一直觉得我是一个严肃的孩子,笑得很少,所以坐船应该可以在我的记忆里活得很久。然而很遗憾,我不记得了。

  长江边还有战场陈迹,我看着尚存的墙与炮,遥想着宋蒙曾在这里长期的拉锯,滔天的战鼓里,多少战士望向家乡的方向静静躺下。父亲曾经发过一张站在江边的照片,配文字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这是一个理科男难得的文艺,他年过五十以后常有感叹,但许多感慨都很简短,也许父亲这个形象就是这样,他们往往是一家的主心骨,在传统文化的语境里,不应有过多的语言,父亲是在沉默之中带着一家人乘风破浪的舵手。

  在春节的喜庆里,我走过步行街,看到了一些长大的孩子拉着父亲的手,风雨舞台上有家风家训的演出,一些孩子小小的身体踮着脚也很难看到什么,年轻的父亲此刻格外温柔和耐心,他们把孩子抱起来,抱在怀里或是扛在肩上,过年就是这样,返乡和寻乡贯穿着一年年,乡思和乡愁,因为父亲的存在,而不再是随风飘絮,有这样一棵老树,写满了年轮,他之前的一切你并不知道,他后来的人生你完全参与,你来了,他的四季变了。

  大渡口就像一个父亲,大渡口的年里,是父与子千年不变的爱与眷恋。一只只船在身强力壮的时候向往远方的风景,他生于渡口,也要离开渡口,渡口纵有不舍也会放手,渡口一直在等。每年过年,他与船儿有约,就是等他回来,看看他,他知道他是段落,是阶段,会有告别,可他还是盼着,过年意味着船儿又多看了一年风景,意气风发说着他的见闻,他在顺风顺水时会一心眺望前方,在风浪里,他想到了渡口风平浪静,给他遮挡了多少潜在的危机。

  笑看金戈铁马,书写历史可谓大;独守膝下孩童,平淡一生亦可谓大。一个普通的父亲,或许带着他的缺点,陪伴着他的孩子,孩子长大他变老,他是活在孩子世界里的一个童话。

  那年春节,走在义渡古镇,我忽然想到,对文学无甚兴趣的父亲,曾为了哄我睡觉,给我讲过故事。我学着用最慢最软的声音,在电话里跟他说:“爸,我想家了,我不应该过年和您赌气,我想回来了。”

  (作者单位: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关工委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