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学文苑
木棉花的春天
来源:重庆法治报 | 时间:2023-03-13 | 编辑:唐怡 | 阅读:11558

 ◎ 丘艳荣

  朋友给我发来几张星月古堡的木棉花照片,传统的青砖瓦屋与旁边的古木棉相互低语,古朴的建筑,绚烂的花树,两者相得益彰。其中一张是在围屋内拍摄的:阳光正好,天空蔚蓝,四角的天空外伸进一树火焰似的繁花,炽烈烈、红艳艳,把天际染得通红。

  三月,正是木棉花盛开的季节。几张照片,把我的心撩拨起来了。

  木棉花是旧时相识。对木棉花最早的记忆是读小学时候。当时并不知学校操场北角与村民住宅区的交界处那棵挺拔的,树干疙疙瘩瘩的树叫木棉。那时,它是我们跳皮筋的“盟友”。我们把绳子绕到树干上,这棵树可以代替一个人拉皮筋。在这位不用轮岗的“盟友”的帮助下,我们跳得很尽兴。直到某一天,当我们在树下游戏时,忽然发现树上开了好些硕大的花朵。起先是几朵,然后是越来越多,最后竟撑开了一大片绯红的云。老师告诉我们,这是木棉花,也叫英雄花。因为它躯干挺拔,如英雄一般顶天立地,又因为它的花红似鲜血,如壮士峭峻的风骨。于是,在树下游戏的我们,便多了一种期盼,希望高高的树上落下一朵英雄花。我们仰起头,望着树顶的木棉花,冲它们喊话:“木棉花,跳下来,跳下来。”可木棉花不理我们,仍然倨傲地挺立在枝上。

  或是展示够了它在枝头的美丽,也或是经过了许多的风吹,木棉花终于到了离枝的时候。树下的我们也终于等到了落花。不知落下的时候,木棉花会不会伤心,而我们却是欢喜的。我们特意提早一些时间到学校,然后蜂拥至木棉树下,抢着去捡夜里落下的木棉花。捡到一朵,就宝贝似的兜在怀里,小心地藏在书包里,极细心地不让书本压坏了它。

  这花真是不一样,当它从高处落下来时还是完整的。从没见过这么大朵的花,足足有一个碗那么大;从没见过这么厚的花瓣,像绒布,摸起来极有质感。花瓣儿很红,花瓣儿外面还裹着墨绿色的“外衣”。回到家,我们把它放在装了水的罐子上,很美,像神话里的宝莲灯。可惜这离了枝的花不耐开,才一两天时间,花瓣就变黑了。妈妈说,别丢了,可以晒干来煮粥喝,很是清热利湿的。粥的味道没有多少记忆了,花的美却始终留在心里。

  后来到了外地读书。因为姑姑同在一个城市的缘故,周末便会踩单车去她家蹭饭。刚开始不太记路,又因为街上车多,平日里骑车总不敢东张西望,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认错了去姑姑家的路,所以也无暇去细看街边的一草一木。直到春日里的某一天,突然看见那条路像铺着红毯一般,华丽丽蔓延了整条街。定睛一看,这红地毯是朵朵落下的木棉花呀!天上红艳艳,地上红彤彤。一树一树地开花,一朵一朵地花落,把春天装扮得曼妙无比。旧时相识就以这种轰轰烈烈的姿势横空而降,哪里是我小时候见过的孤单的一两棵树啊!这种盛大阵容的美,让我有点手足无措。我好想停下车子,静静地感受一下这种惊心动魄的美。可车水马龙,我只好在车流的裹挟中向着要去的方向前行,只是恨不得骑慢一点,再慢一点。或者是我恋恋的目光被前面树下捡木棉花的阿姨看到,阿姨竟然在我经过时像投篮一般精准地掷来两朵花,恰好落在我的车篮里。阿姨冲我挥手笑,那笑容像木棉花一样平展温暖。我惊喜地向阿姨报之一笑,那份温暖和欢喜在心里面藏了很久很久。

  毕业后,回到家乡的小学母校里教书,那棵我们跳皮筋时的“盟友”却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拓宽了的路。怅然若失间,我情不自禁地抬头,想象着儿时的我们在树下眼巴巴等待木棉花落的情景。

  后来,家乡的石窟河堤改建,形成一道旖旎秀丽的一河两岸风光。河堤边,种了一些木棉树。只是,因为是间种,数十米一棵的距离,即使开花,也没有很强烈的视觉冲击力。还是有一种喜悦在心头,由此及彼,似乎又回到了跳皮筋捡木棉花的童年,似乎又回到了年少时走过的那条木棉街,还有那张如木棉花一样温暖的笑脸。

  河堤上的木棉也开花了吧?索性带上儿子去看花。花只开了零星几朵,没有朋友图片里的如火如荼。儿子还是饶有兴致地抬头数:“一朵,两朵,三朵……木棉花,跳下来,跳下来!”

  这话听起来好熟悉。

  (作者作品散见《人民日报》等报刊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-2

通知公告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重庆市司法局2023年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公告
2023-06-14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重庆市司法局2023年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公告
2023-06-14
法学文苑
木棉花的春天
2023-03-13 来源:重庆法治报
编辑: 唐怡 阅读量: 11558

 ◎ 丘艳荣

  朋友给我发来几张星月古堡的木棉花照片,传统的青砖瓦屋与旁边的古木棉相互低语,古朴的建筑,绚烂的花树,两者相得益彰。其中一张是在围屋内拍摄的:阳光正好,天空蔚蓝,四角的天空外伸进一树火焰似的繁花,炽烈烈、红艳艳,把天际染得通红。

  三月,正是木棉花盛开的季节。几张照片,把我的心撩拨起来了。

  木棉花是旧时相识。对木棉花最早的记忆是读小学时候。当时并不知学校操场北角与村民住宅区的交界处那棵挺拔的,树干疙疙瘩瘩的树叫木棉。那时,它是我们跳皮筋的“盟友”。我们把绳子绕到树干上,这棵树可以代替一个人拉皮筋。在这位不用轮岗的“盟友”的帮助下,我们跳得很尽兴。直到某一天,当我们在树下游戏时,忽然发现树上开了好些硕大的花朵。起先是几朵,然后是越来越多,最后竟撑开了一大片绯红的云。老师告诉我们,这是木棉花,也叫英雄花。因为它躯干挺拔,如英雄一般顶天立地,又因为它的花红似鲜血,如壮士峭峻的风骨。于是,在树下游戏的我们,便多了一种期盼,希望高高的树上落下一朵英雄花。我们仰起头,望着树顶的木棉花,冲它们喊话:“木棉花,跳下来,跳下来。”可木棉花不理我们,仍然倨傲地挺立在枝上。

  或是展示够了它在枝头的美丽,也或是经过了许多的风吹,木棉花终于到了离枝的时候。树下的我们也终于等到了落花。不知落下的时候,木棉花会不会伤心,而我们却是欢喜的。我们特意提早一些时间到学校,然后蜂拥至木棉树下,抢着去捡夜里落下的木棉花。捡到一朵,就宝贝似的兜在怀里,小心地藏在书包里,极细心地不让书本压坏了它。

  这花真是不一样,当它从高处落下来时还是完整的。从没见过这么大朵的花,足足有一个碗那么大;从没见过这么厚的花瓣,像绒布,摸起来极有质感。花瓣儿很红,花瓣儿外面还裹着墨绿色的“外衣”。回到家,我们把它放在装了水的罐子上,很美,像神话里的宝莲灯。可惜这离了枝的花不耐开,才一两天时间,花瓣就变黑了。妈妈说,别丢了,可以晒干来煮粥喝,很是清热利湿的。粥的味道没有多少记忆了,花的美却始终留在心里。

  后来到了外地读书。因为姑姑同在一个城市的缘故,周末便会踩单车去她家蹭饭。刚开始不太记路,又因为街上车多,平日里骑车总不敢东张西望,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认错了去姑姑家的路,所以也无暇去细看街边的一草一木。直到春日里的某一天,突然看见那条路像铺着红毯一般,华丽丽蔓延了整条街。定睛一看,这红地毯是朵朵落下的木棉花呀!天上红艳艳,地上红彤彤。一树一树地开花,一朵一朵地花落,把春天装扮得曼妙无比。旧时相识就以这种轰轰烈烈的姿势横空而降,哪里是我小时候见过的孤单的一两棵树啊!这种盛大阵容的美,让我有点手足无措。我好想停下车子,静静地感受一下这种惊心动魄的美。可车水马龙,我只好在车流的裹挟中向着要去的方向前行,只是恨不得骑慢一点,再慢一点。或者是我恋恋的目光被前面树下捡木棉花的阿姨看到,阿姨竟然在我经过时像投篮一般精准地掷来两朵花,恰好落在我的车篮里。阿姨冲我挥手笑,那笑容像木棉花一样平展温暖。我惊喜地向阿姨报之一笑,那份温暖和欢喜在心里面藏了很久很久。

  毕业后,回到家乡的小学母校里教书,那棵我们跳皮筋时的“盟友”却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拓宽了的路。怅然若失间,我情不自禁地抬头,想象着儿时的我们在树下眼巴巴等待木棉花落的情景。

  后来,家乡的石窟河堤改建,形成一道旖旎秀丽的一河两岸风光。河堤边,种了一些木棉树。只是,因为是间种,数十米一棵的距离,即使开花,也没有很强烈的视觉冲击力。还是有一种喜悦在心头,由此及彼,似乎又回到了跳皮筋捡木棉花的童年,似乎又回到了年少时走过的那条木棉街,还有那张如木棉花一样温暖的笑脸。

  河堤上的木棉也开花了吧?索性带上儿子去看花。花只开了零星几朵,没有朋友图片里的如火如荼。儿子还是饶有兴致地抬头数:“一朵,两朵,三朵……木棉花,跳下来,跳下来!”

  这话听起来好熟悉。

  (作者作品散见《人民日报》等报刊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