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学文苑
玉米生长
来源:重庆法治报 | 时间:2023-04-24 | 编辑:唐怡 | 阅读:11555

  ◎ 万承毅

  春天的乡村,土地是丰腴的。春阳和春雨轮番上阵,一天天的,气温升腾,天气转暖,空气芬芳。大地一片葱茏绿意,且都是些新鲜的绿、粉嫩的绿、新生的绿,耀眼而蓬勃,令人眼中有光、心中有诗。

  四月初,我们驱车看望曾经的帮扶户、如今的脱贫户——万盛南桐镇营寨村村民张昌琴。昌琴姐今年60出头,女儿嫁到万盛城里,外孙在城里念书,家里只剩她和丈夫罗伍老两口。她家在营寨村白云寺之下的半山腰,这里散落着三户人家,相距不远。

  我们到达时,她正在山路边的庄稼地里弓身锄地。我们把车停在山路边的宽坳里,上前跟她打招呼。

  “昌琴姐,我们来看看你。在忙什么?”我问道。

  “种点糯玉米。”她站直身子,笑呵呵地说,“感谢你们又来看我哟。走,去屋里喝点老荫茶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,你忙你的,我们正好学一下啷个种玉米。”

  客气了几番,我们固执地站在路边跟她攀谈,不愿耽搁她的农活。昌琴姐露出淳朴的憨笑,只好又弓起身子开始忙活。

  田坎上一个红边瓷盆里,躺着一堆白莹莹的糯玉米粒。这就是糯玉米种子。

  昌琴姐继续用锄头刨坑,边刨边顺势退走,边刨边跟我们闲聊:“我们刨的窝子,行距一般100公分,株距30公分。坑也不能太深了,一般10公分左右。”

  “太深了不好吗?”

  “太深了出苗慢。点种之后盖的土也要薄,一般能盖住种子就行。”

  “施肥不?”

  “要丢点磷肥打底。春季气温高,雨水多,我们就直接点种。种下去之后就等出苗,出苗期、定苗期、拔节期和出穗期,分别淋四次肥就行了。但是第一次淋肥只淋清水农家肥,第二次淋的农家肥要加少量磷肥和碳铵,第三次淋的肥加的磷肥和碳铵要多一些,第四次淋肥很讲究,这叫追苞肥,决定着玉米是否个大粒满,不能淋到根部去了,容易烂根,要离窝子远一点……”

  平常不怎么爱说话的昌琴姐滔滔不绝,看来这是走进她的专业范围了。

  不一会儿,一块地的窝子都刨好了。一窝窝、一行行,仿佛棋阵般整齐、规矩。昌琴姐开始丢磷肥入窝打底,然后点玉米种。她一手端着那个红边瓷盆,一手拈起两三粒种子,丢进窝子里。

  “每个窝丢两三颗种子就行。其实一般两颗就行了,但是避免有的种子不出苗,我有的丢两颗,有的丢三颗,增加出苗率。等到定苗期,我要来看,保证每窝两棵,多的要扯掉,少的要补齐……”她手脚麻利,边走边丢,没几分钟就丢好了。

  “农家肥来了!”昌琴姐的丈夫罗伍挑着一担粪桶稳健地从田坎上走来,边走边用那雄浑的声音喊道:“哟,老师们来啦,欢迎欢迎!”

  我们寒暄了几句,让他们继续忙活。罗伍大哥一手拿着粪瓢一手提着粪桶,边给窝子里的玉米种子施肥,边退走着,一窝接一窝,动作娴熟。他身前,锄头又跑到昌琴姐的手里,一挥一划,一道道弧形掠过,一层层薄土覆盖住每一个窝子里的玉米种子,它们就与泥土合为一体了。他们搭配得认真而默契。

  不一会儿,所有的窝子都施完肥、盖上土。昌琴姐站直身子,长吁一口气:“种好了!走嘛,我们回屋里坐一坐,喝口老荫茶。”“好!”

  几分钟后,我们坐在昌琴姐家院坝里,边喝茶边闲聊。院坝左侧,一圈篱笆围住数十只鸡鸭鹅,正闹得欢。院坝之下,梨树李树樱桃树,枝繁叶茂。对面的老瀛山苍茫逶迤,山脚的孝子河潺潺而流。山风和煦,春阳蒸融,一切静好。

  “玉米秧什么时候能长出来呢?”我望了一眼右侧的玉米地,问道。

  “大约十天就能出苗。出苗后十天左右就定苗,再隔半月左右淋多量肥,再隔半月左右淋追苞肥,最迟七月初就能吃新鲜糯玉米……”昌琴姐眉梢含情,眼角带笑。

  喝了老荫茶,谈了农家事,半小时后,我们依依话别。他们送我们到路边。看着眼前的玉米地,昌琴姐和罗伍哥热情地说:“再隔两三个月,一定来吃糯玉米哦!”我们笑呵呵地点头:“好!”

  那片黑黝黝的玉米地里,一些崭新的生命正在孕育。玉米,正在生长。

  (作者单位:万盛经开区党工委宣传部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-2

通知公告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关于征集第十九届“西部法治论坛”论文的通知
2024-05-01
中国法学会2024年度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
2024-04-03
关于征集第十三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4-04-02
诚邀您3月30日见证西南政法大学比较刑事法学研究院成立
2024-03-26
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立项课题名单
2023-12-29
关于评选表彰建议推荐对象公示的公告
2023-12-07
重庆市“最美法学法律工作者”人选公示
2023-11-14
2023年度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(群体)评选活动正式启动
2023-11-07
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公告
2023-10-29
重庆市法学会关于印发《重庆市法学会研究会管理办法》的通知
2023-09-26
关于开展重庆市法学会第四期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
2023-09-21
重庆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2023年学术年会主题征文活动通知
2023-08-28
入围重庆市“优秀法学法律工作者”名单公示
2023-08-01
2023年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”法治宣讲活动指导意见
2023-07-27
关于征集第十二届京津沪渝法治论坛论文的通知
2023-06-28
法学文苑
玉米生长
2023-04-24 来源:重庆法治报
编辑: 唐怡 阅读量: 11555

  ◎ 万承毅

  春天的乡村,土地是丰腴的。春阳和春雨轮番上阵,一天天的,气温升腾,天气转暖,空气芬芳。大地一片葱茏绿意,且都是些新鲜的绿、粉嫩的绿、新生的绿,耀眼而蓬勃,令人眼中有光、心中有诗。

  四月初,我们驱车看望曾经的帮扶户、如今的脱贫户——万盛南桐镇营寨村村民张昌琴。昌琴姐今年60出头,女儿嫁到万盛城里,外孙在城里念书,家里只剩她和丈夫罗伍老两口。她家在营寨村白云寺之下的半山腰,这里散落着三户人家,相距不远。

  我们到达时,她正在山路边的庄稼地里弓身锄地。我们把车停在山路边的宽坳里,上前跟她打招呼。

  “昌琴姐,我们来看看你。在忙什么?”我问道。

  “种点糯玉米。”她站直身子,笑呵呵地说,“感谢你们又来看我哟。走,去屋里喝点老荫茶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,你忙你的,我们正好学一下啷个种玉米。”

  客气了几番,我们固执地站在路边跟她攀谈,不愿耽搁她的农活。昌琴姐露出淳朴的憨笑,只好又弓起身子开始忙活。

  田坎上一个红边瓷盆里,躺着一堆白莹莹的糯玉米粒。这就是糯玉米种子。

  昌琴姐继续用锄头刨坑,边刨边顺势退走,边刨边跟我们闲聊:“我们刨的窝子,行距一般100公分,株距30公分。坑也不能太深了,一般10公分左右。”

  “太深了不好吗?”

  “太深了出苗慢。点种之后盖的土也要薄,一般能盖住种子就行。”

  “施肥不?”

  “要丢点磷肥打底。春季气温高,雨水多,我们就直接点种。种下去之后就等出苗,出苗期、定苗期、拔节期和出穗期,分别淋四次肥就行了。但是第一次淋肥只淋清水农家肥,第二次淋的农家肥要加少量磷肥和碳铵,第三次淋的肥加的磷肥和碳铵要多一些,第四次淋肥很讲究,这叫追苞肥,决定着玉米是否个大粒满,不能淋到根部去了,容易烂根,要离窝子远一点……”

  平常不怎么爱说话的昌琴姐滔滔不绝,看来这是走进她的专业范围了。

  不一会儿,一块地的窝子都刨好了。一窝窝、一行行,仿佛棋阵般整齐、规矩。昌琴姐开始丢磷肥入窝打底,然后点玉米种。她一手端着那个红边瓷盆,一手拈起两三粒种子,丢进窝子里。

  “每个窝丢两三颗种子就行。其实一般两颗就行了,但是避免有的种子不出苗,我有的丢两颗,有的丢三颗,增加出苗率。等到定苗期,我要来看,保证每窝两棵,多的要扯掉,少的要补齐……”她手脚麻利,边走边丢,没几分钟就丢好了。

  “农家肥来了!”昌琴姐的丈夫罗伍挑着一担粪桶稳健地从田坎上走来,边走边用那雄浑的声音喊道:“哟,老师们来啦,欢迎欢迎!”

  我们寒暄了几句,让他们继续忙活。罗伍大哥一手拿着粪瓢一手提着粪桶,边给窝子里的玉米种子施肥,边退走着,一窝接一窝,动作娴熟。他身前,锄头又跑到昌琴姐的手里,一挥一划,一道道弧形掠过,一层层薄土覆盖住每一个窝子里的玉米种子,它们就与泥土合为一体了。他们搭配得认真而默契。

  不一会儿,所有的窝子都施完肥、盖上土。昌琴姐站直身子,长吁一口气:“种好了!走嘛,我们回屋里坐一坐,喝口老荫茶。”“好!”

  几分钟后,我们坐在昌琴姐家院坝里,边喝茶边闲聊。院坝左侧,一圈篱笆围住数十只鸡鸭鹅,正闹得欢。院坝之下,梨树李树樱桃树,枝繁叶茂。对面的老瀛山苍茫逶迤,山脚的孝子河潺潺而流。山风和煦,春阳蒸融,一切静好。

  “玉米秧什么时候能长出来呢?”我望了一眼右侧的玉米地,问道。

  “大约十天就能出苗。出苗后十天左右就定苗,再隔半月左右淋多量肥,再隔半月左右淋追苞肥,最迟七月初就能吃新鲜糯玉米……”昌琴姐眉梢含情,眼角带笑。

  喝了老荫茶,谈了农家事,半小时后,我们依依话别。他们送我们到路边。看着眼前的玉米地,昌琴姐和罗伍哥热情地说:“再隔两三个月,一定来吃糯玉米哦!”我们笑呵呵地点头:“好!”

  那片黑黝黝的玉米地里,一些崭新的生命正在孕育。玉米,正在生长。

  (作者单位:万盛经开区党工委宣传部)

Copyright© 2020-2022 CQSFXH.ORG.CN 重庆市法学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芙蓉路3号 电话:023-88196826

警徽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2020012348号